登录 | 注册 帮助中心】【设为首页】【加入收藏
  首 页 |  动漫大赛 |  商业征集   |  电子阅读 :故事 ·漫画 ·动画   |  全民动漫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问题类 > 余罪 > 第 1 章 默认章节
第1节 第1章好事上门

  雪后方晴,倍受雾霾困挠的城市终于迎来了一个抬头见日的天气,连日降雪,道路两旁的街树上积了厚厚的一层,像玉树琼枝装点着城市,过往的行人终于卸下了成天不离的大口罩,舒一口胸中的浊气。

  路牌,向右,滨海东路。向左,省警校。

  一辆现代SUV警车在红绿灯前稍停片刻,左转向,驶向省警校的方向。

  那里被誉为全省警察的摇篮,每年向各地市县输送的各类警务人员有数百名之多,每年在最后一个学期开始之前,都有各地市的公安部门到应届毕业生里挑选实习人员,不过挂着省厅牌照的警车来此可是第一次,又驶几公里,已经看到了警校高耸的教学楼,是橄榄色的,在楼群中显得格外另类。

  车驶进校园,停在教学楼下的时候,已经有学校的训导主任江晓原和校长王岚在迎接了,数人一行寒喧的场景,落在了三层一间窗户后的视线中,是一位其貌不扬的男生,他捅捅身边一位正在手机上玩连连看的同学,轻声道着:“来了。”

  手机收起来了,是位胖胖的,腮帮有点鼓,五官往一块凑的男生,脸型浑圆,因为这长相被同班同学冠了个豆包的绰号,提醒他是同桌余罪,他小声道着:“余儿,这次省厅选拔,教导员让咱们高度重视,你说,这好事会不会落咱们头上?”

  叫余罪的眼神很清澈,扫了眼这间大阶梯教室,乱哄哄地都在说话,省厅来本校招聘的消息早传出来来了,把小学员们刺激得,都开始憧憬未来的生活了。可学员里的阶级差别也很明显,一百多名学员,有不少是内部保送,还有不少就是本市户口,和后排这群偏远地市县来的,像两个泾渭分明的群体,连坐也很难坐到一起。

  余罪一念至此,摇摇头道:“不会。有好事轮不着咱们,说不定早内定了。”

  “可教导员说,这次是自愿报名,公开选拔,不至于这个上面还搞暗箱操作吧?”豆包狐疑地问。

  “要没暗箱都不叫操作,留省城的机会都给你,你以为看CCT.V呀?幸福那么容易?”余罪轻声道。

  “可毕竟是招聘嘛,不至于都全黑了吧?”豆包抱着一线希望。

  “就照顾个名额,也轮不着你呀?”余罪笑着道,看豆包不太相信,他凑了凑,小声又续道:“我猜没戏,相信兄弟我,还是相信组织吧?”

  “得,都不怎么信得过。”豆包一摇头,直接全部否定了。不过他看看后排这群地市县来的兄弟,个个歪瓜裂枣,要长相没长相,要家世没家世,还真有点相信余罪的话。

  此时,听到了教室外的脚步声,一室学员正襟危坐,知道省厅来人到了,个个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表情。自动地收起了窃窃私语,保持着警容警纪。

  江晓原主任从窗户上看了眼,对学员的风纪和面貌很满意,上楼间已经把本系的情况介绍了个七七八八,还有半年即将毕业的本届警校学员一共108名,男女比例严重失调,男生98名,女生10名,分别来自于本届痕迹检验、犯罪心理学、刑事侦察和计算机等四个专业。来选拔的是省厅刑侦处处长许平秋和犯罪研究室的主任史清淮。这种事本来不需要校长亲自出面的,不过既是省厅来人,恰巧许平秋又是省警校毕业的学员,这倒把王岚校长也惊动了。

  两位招聘方来人也同样在窗口看了看,学员们个个挺胸抬头,像齐刷刷的一个方阵,这情形让他的脸上不自然流露出了几分笑意,像又一次回忆起了自己离开警校的时候,那时候虽然懵懵懂懂,可也像这样踌躇满志,血气方刚。

  教室门开了,老校长亲自给开的门,一行人鱼贯而入,本班教导员热情洋溢的介绍着:“同学们,我向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省厅刑侦处处长许平秋同志,下面,欢迎许处长给大家讲几句。”

  一介绍,登时掌声四起,不少学员的眼睛亮了,鼓掌来劲来了,小话开始了。

  “他就是许平秋,侦破连环杀人案的那位?我研究过那个案例。”

  “应该是吧,能有几个许平秋?”

  “就是,我看过英模照,内部资料,我爸电脑里的。”

  “哇,是不是将来咱们在哪儿当刑警都归他领导啊?”

  “那当然,这位是刑警里的腕儿,等闲都见不着面。”

  “见面不如闻名啊,长得太忧国忧民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学员们窃窃私语着,走上讲台的那位中年偏老男其貌不扬,个子中等、脸膛偏黑、额上皱纹很深,果真有忧国忧民的迹像,那句话是位女生说的,惹起了一阵笑声,教导员警示了一句,不料许平秋却是很和气的笑笑,拍拍手示意着安静,开场即道:“非常对不起大家,我这个长相让大家失望了。”

  下面哄声大笑,不过善意的掌声又响起来了,距离被许平秋的和气拉近了不少。

  许处长笑了笑又续道:“严格地讲,咱们是同行,我也是本校本系毕业的,你们都是我的学弟学妹,我知道大家最感兴趣的是已经侦破的某件大案奇案,遗憾的是我们在这儿不能讨论案子,不过别灰心,我想有一天,你们中间会有很多人要和我坐在一起开案情分析会,也许会有很多人走到我这个位置,等走到我这个位置的时候,你们年青的脸上,也会有我这么多忧国忧民的褶子。”

  哄声又是大笑四起,善意的掌声更热烈了,对于传说中不同凡响的同行,后来者总是有一种仰望的姿势,更何况是这么一位没有架子的先行者。

  鼓掌最起劲的是位坐在三排的一位女生,以许平秋的眼力第一眼就发现了这位长相特别出众的女生,丝毫不怀疑这放到那一级部门都将来艳光四射的警花。不过他自动过滤了,要找的不是这类人。

  和谐的环境里,总会有不和谐的声音,后座的豆包,有婴儿肥的那位,小声和同桌余罪道着:“看这人挺和气的。”

  “你懂个屁,当警察的都是二皮脸,不能看表像。”余罪判断道。

  “你才二皮脸呢,我觉得小老头不错。”豆包笑着道。

  “拉倒吧,抓杀人犯的,能是和气的人?蠢货。”余罪斥道。这一句倒是让豆包警省了,一想也是,就这人在学员中是仰望的存在,肯定不会是和气的一位,想及此处,他忍不住对这个貌似和气的老头多看了几眼。

  表像确实很和气,而且和霭得一下子把全系的气氛调动起来了,就见许平秋环伺兴高采烈的学员一圈,笑着继续道着:“我来的时候啊,是有说道的,用旧式电影的台词讲,我是带着组织交给的任务、肩负着领导的重托来的,我来的目的很简单,将从你们中间选拔一批精英充实到我们一线刑警队伍中,到最艰苦,最危险的岗位上,告诉我,大家有没有信心。”许平秋惯用的鼓动言词来了,挥着手来了句。

  “有!”

  有人回答了,声音并不响亮,叫得最响的反倒是一位女生,那位最漂亮、最惹眼的,她喊完才发现自己声音太高了,很多人都翻着白眼看她。

  就是嘛,除了吃饱了撑得,谁抢着往艰苦和危险的地方去。有人小声嘀咕着,那位女生鼻子哼了哼,似乎嫌周边学员的觉悟太低了。

  许平秋可没想到百试不爽的鼓动要冷场了,他心思一转,笑着马上换了口吻道着:“我知道现在的价值观和我们以前的有区别啊,我把刚才的招聘条件这样解释一下:留在省城工作,没有实习期直接转正,解决户口和住房问题,毕竟是精英嘛,所有待遇条件,就高不就低,再告诉我一次,有信心吗?”

  “有!”

  一干学妹学弟眼睛格外地亮,果真像黑暗中见到了光,迷茫中看到了党,喊声那是格外地响。

  难呐,现在警校也扩招,直接后果就是警察的分配也成问题了,别看你警校毕业的,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出去照样得三考五选,想把肩上的学员的一毛杠换成警员的两毛一,那可不是一般地难,怨不得学员们这么高兴了。

  “条件不错啊。”豆包兴奋了,就连后面那一拔不求上进的也跃跃欲试了。

  “你傻呀?”余罪不屑地道着:“户口就归警察管着,还用解决?住房更扯了,集体宿舍,算不算解决?”

  又被浇了盆凉水,豆包气咻咻地瞪了同桌余罪一眼,苦着脸道着:“兄弟,差不多了,就咱们这样出去,这两个问题你都解决不了,总不能还指望组织上给发个妞吧?”

  这话听得余罪呲笑了,正和王教导严厉的眼光碰触到一起,他赶紧收敛了,收敛的那个小动作被扫视的许平秋捕捉到了,他异样地看了眼,余罪一缩脖子,自动隐藏起来了。

  “好,我就喜欢看到这么朝气蓬勃的团队。”

  许平秋在讲台上踱了两步,眼视着一双双代表着不同心理的心态的眼睛,有渴望、有兴奋、有喜悦,当然,也有困惑和不解,刚才和老校长王岚谈过了,对于应届毕业生的素质不无担忧,警校和其他院校一样,也在扩招,对于招聘方,难度也在加大,越扩队伍的纯洁度越低。他心思在动着,想着该说什么话题,也许该打击一下下这种都期待留在省城过高的热情了,毕竟大多数人都不会被选拔走。一念至此,他沉声道着:“我们要做的很简单,今天填表,明后天体能测试,选拔走的学员将在半年实习期里到全国不同城市办案。”

  这话听得更多的一干小伙大姑娘眼睛亮了,没出校门就周游全国,想啊,穿着锃亮的警服走在街头接受别人羡慕的眼光,那滋味肯定是爽歪歪了。

  “在报名填表开始之前,我和大家一起做一个游戏,就当活跃一下气氛啊。也了解一下你们的底子。”许平秋适时地插进话来了,脸上一笑,说不出的和霭可亲,迎着一干学员不解的眼光,他道出了游戏内容:“推理怎么样?当刑警的基本功。”

  一说这话,不少学员正正身子,挺直了胸,准备显摆一下了,平时案例课就常有这些内容,久而久之,千奇百怪的案例推理已经成了学员们乐此不疲的游戏之一了,要玩这个,可都算内行了。

  没有异议,敢情是鲁班来考教小木匠了,许平秋笑了笑,脸上的皱纹又起,笑着说题了:“请听推理条件:某日我抓到了几位盗窃嫌疑人,在传唤中,A说是B干的;B说是D干的;C说不是我干的;D说B在说谎话,后来证明嫌疑人是单独作案不是团伙,而且只有一个人说的是真话………”

  阶梯教室里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到,那一双双灵动的眼睛很多像是已经通晓的答案,这个题难易适中,不过每每喜色外露的脸庞都被许平秋过滤了,一眼扫过,又看到了那个在右后一排一直说小话的学员,他记清了那张眉不浓、鼻不高、嘴不大的学员,是张没特色的脸。不过也有特点,看表情,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。

  这是个头脑清醒的人,许平秋暗道着。不过他又发现,这属于群体中比较捣蛋的一类。一心二用,边说题边思考,他踱下讲台,叫了声:“谁来回答。请站起来。”

  刷声一下子站起了十一二位,个个喜色外露,跃跃欲试,准备在前辈面前亮亮相。许平秋注意到了,那位女生的周围站起来的最多,有五个人,那五位血气方刚的小伙不无显摆一把的意思,不时地用眼睛余光瞟着那位女生。

  整体气氛很好,达到预期目的了,许平秋脸上掠过一丝狡黠的笑容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