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景缎 第三十八章

    时间:2018-09-18 蓝灵玉闻言,不禁花容失色,急忙运功冲穴。但是那人的点穴手法别有一功,且兼内力深厚,虽然连连运劲,真气依然窒碍难行,不见其 效。青衣人轻轻挥动稻草束,笑道:「小姑娘,你今天不想跟大爷好,就让你尝尝其他的手段。」
      青衣人说毕,左手按在蓝灵玉右肩,啧啧几声,说道:「仔细瞧瞧,倒是个小美人儿,干什么穿戴得像个男人?这个……嘿嘿,可太可惜 了。」蓝灵玉想摇开肩膀,然而动弹不得,无可反抗,心中又急又气,骂道:「恶贼,你别碰我!」
      青衣人冷笑几声,道:「好啊,个性倒倔得很。我说呢,脾气越硬,越容易断的,要不要现在给你断一断?」蓝灵玉怒道:「你……你这 恶贼……」
      一句话未能骂完,青衣人蓦地将她攫入怀里,冷笑道:「好好享受!」
      头一倾,强自夺取了她的双唇,以激烈的动作狂吻着。
      「唔唔!唔嗯……呜……」蓝灵玉惊慌地想要闪避,但无济于事,唇上一阵热气,紧跟着一条舌头闯进了她的樱桃小口中,毫不客气地纠 缠她的香舌。蓝灵玉完全抵抗不得,心中既觉难过,又感羞辱,初次和男子相吻,竟是如此情境之下。
      青衣人双手不闲,肆无忌惮地伸进蓝灵玉外衣,隔着抹胸,单掌揉按她双乳,左右来去,指缝更不时夹弄乳尖。蓝灵玉羞愤无地,声带呜 咽,全身酥软,一时思绪俱乱。
      被青衣人吻了不知多久,蓝灵玉渐渐失了神,紧闭着的双眼流下两行泪水。
      青衣人显然是个调情老手,舌头不断勾引着蓝灵玉,玩弄乳房的力道和手法也是花招百出,或捏或揉,或压或拉。蓝灵玉哪里能够忍受, 明知这人险恶无比,两粒可爱的乳头依然无奈地亭亭玉立起来,强烈的情慾袭
      上心头,蓝灵玉悲哀之余,又觉迷惘,暗道:「为什么……他明明是意图不轨……还是……觉得……?难道……不……我……我怎能这样不知羞耻……」
      青衣人按了按挺立的乳尖,心中有了底儿,才结束这狂野的热吻,笑道:「小姑娘,感觉如何?舒服死了吧?」蓝灵玉喘着气,额头渗出 细细的汗珠,低声道:「你别再碰我了……你杀了我罢!」
      青衣人一怔,随即笑道:「嘿嘿,你还没尝到真正的甜头。别掩饰了,其实你觉得再舒服也没有了,以前没有人让你这样快活吧?只不过 你觉得我是个淫贼恶徒,受限于仁义道德,不得不心生反抗而已。假如咱们是名正言顺的干事,你的舌头非来跟我缠个不停不可……」
      蓝灵玉越听越羞,叫道:「谁要跟你名正言顺!你如此作恶,还要沾沾自喜,真是不要脸之至!」青衣人嘿地一笑,道:「不错,我是要 作恶,看你能奈我何?」
      手掌一握,陡地紧抓住抹胸,向外一扯,直扯了出来。蓝灵玉登时衣襟大开,双峰半掩,姿态香艳十足。
      青衣人冷笑一声,一手拉断她腰带,衣衫再无束缚,下摆飘开。蓝灵玉立觉上身空蕩蕩地,跟裸身已差别不大,心中羞不可抑,只想:「 他要怎样对付我?」
      只见青衣人左手一探,「嘶」地一声,蓝灵玉右袖被他齐肩撕去,露出胜雪香肩。青衣人靠上前去,伸舌舔了一下,笑道:「这可真是细皮嫩肉,包在衣服下面,简直浪费了。」蓝灵玉紧咬牙关,被他舔过之处留下了唾液,凉飕飕地,又是一番刺激。
      青衣人手运真力,随挥随撕,只见柴房中碎布纷飞,蓝灵玉髮带已落,一头乌云披了开来,身上衣物被撕扯的七零八落,处处露出肌肤, 股间秘境也只留下些许破布遮蔽。
      蓝灵玉见自己几近赤裸,满心羞耻,偏偏她脸泛红潮,乳尖俏立,双腿间流泉涌至,娇躯香汗淋漓,跟身处的乾草堆形象恰恰相反,不但 引眼,更是惹人遐思,任谁看来都像是一个春情勃发的少女。
      青衣人左看又看,啧啧讚道:「好漂亮的身子,看来不比我家小妹差。嗯,该凸的凸,该翘的翘……脸蛋也够美,这才像个姑娘家,让人 ……嘿嘿,一看就想插哪。喂,你改改先前那回答,让我干几回罢,包你回味无穷的。」
      蓝灵玉听他不时突来一句粗鲁言语,欺凌已极,只恨自己手刃恶人无数,对他却无力相抗,不禁气苦,只有骂道:「你别妄想!」
      青衣人冷笑道:「我妄想?我若想要上一个女人,本也用不着她同意。只不过你这样的小美人难得一见,若不是你心甘情愿,强做起来, 趣味要打点折扣。
      嘿嘿,个性太硬,不过要让你来求大爷干你,也不是做不到。「
      蓝灵玉满脸羞红,骂道:「你好无耻!谁会……什么心甘情愿,我死也不会要跟你……你……」
      猛地青衣人右掌疾挥,掌风捲过,柴草纷飞,蓝灵玉身上残留衣衫尽数碎散,再无遮掩。蓝灵玉软倒稻草堆中,被这一掌逼得胸口郁闷, 大声喘气,双乳起伏。
      青衣人抓起一束稻草,笑道:「很凉快吧?嘿……难得我今个儿精神愉快,你不想趁这好机会享受一番,实在可惜。好罢,你想用哪个洞 儿代替?嘴巴?屁眼?就算是耳朵或鼻子,也不成问题。」
      蓝灵玉喘息稍缓,骂道:「下流,骯髒!」青衣人面露冷笑,伸出稻草束,随意拨弄着她柔软丰盈的双乳,说道:「那你想怎么样呢?光 溜溜的蓝三庄主?」
      稻草甚为粗糙,搔在细緻的嫩乳上,真是说不出的难受,蓝灵玉如受万蚁咬啮,刺激之强烈,比搔在颈部时更为厉害。
      「啊呀!呃嗯……呃啊,嗯啊!不要……呜……停……手……」蓝灵玉惊叫不久,便难以矜持,转为无助的哀唤。青衣人见她神态大乱, 手一放,任由稻草落下,揽过娇躯,让她背坐在自己身前,右手环抱,轻轻揉动被汗水浸湿的美乳,笑道:「怎么样?现在舒服多了吧?嗯, 这奶头还真是可爱……啾啾啾……看来真的没给男人摸过,硬成这样子……」
      蓝灵玉难止啜泣,语带哭音,叫道:「你到底是谁?是皇陵派的?龙宫派的?神驼帮的?我蓝灵玉本领不佳,以致被你这样侮辱,算我不 长进,但是我巾帼庄姐妹们志气仍在,就算一死,也不会任你们欺凌……」
      青衣人眉头一皱,说道:「皇陵派关我屁事?龙宫派关我屁事?神驼帮又关我屁事?这些家伙跟大爷放的屁扯不上半点关係,跟狗屁倒相 差彷彿。你搬这些人出来做什么?」
      蓝灵玉心头略鬆,暗道:「原来不是他们。」又道:「那你……你……你到底是谁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唔……」她还没说完,青衣人手上 的挑逗动作已全然消除了先前的难受感觉,带来至为销魂的绮念,竟不觉呻吟起来。
      青衣人在她右耳根轻轻舔舐,呼气般轻声道:「我告诉你,你让我干?」蓝灵玉轻轻咬着下唇,被他玩弄得筋骨尽酥,心中又慌又羞,无 力地低叫道:「不要……绝对不要……」
      青衣人双手齐出,大姆指、食指指甲拈住她两个乳头底部,稍稍陷入,轻巧地摘动着,又用那低沉虚无的语调道:「我的名字……是一个 」修「字,你想想我是谁?」
      蓝灵玉正自如在迷梦之中,一听此话,脑海陡然一阵清明,心道:「修?武林中有哪一个高手用这名字?」左思右想,却是想不出。青衣人细细赏玩她的双乳,暗自得意,心道:「你不知道我姓慕容,只怕再想一百年,也想不到你是被大慕容看上了,嘿嘿!」
      这青衣人确是慕容修。他追上赵平波一众后,被陆道人引了开去,没能逮到赵平波,陆道人又将他甩了开去。慕容修一肚子气发洩不得, 想起小慕容说过紫缘故乡在襄阳,心道:「现在找不到小妹,不如去襄阳碰碰运气。」
      一路往襄阳行去,路上却正遇到被华瑄所伤的那群僧人,见他们行迹有异,逼问之下,知道文渊等确实往襄阳而去,当下也不留活口,一 个接一个毙于剑下,便赶往襄阳。
      然而到了襄阳时,小慕容、紫缘、华瑄等人都已离开。慕容修接连碰壁,烦闷不堪,心想:「陆杂毛那批人要往京城,我乾脆自己去把他 们杀个痛快!」当即动身北上。他一人独行,倒比文渊、小慕容两路都行得快,路途中错过了小慕容在南阳放的信号,这晚却也住到了邓家店 ,还比文渊等人先住进房,互相没见到面。
      他久历江湖,住店不久,已看出蹊跷,心道:「想不到大爷我今天住了间黑店,正可大杀一场,出口鸟气。」待得夜里,正等店里动手, 哪知蓝灵玉那里先战了起来。他暗中过去查看,正见到蓝灵玉和邓氏兄弟交手,之后她药性发作而昏迷,文渊善后,而后离店去找华瑄,他便偷偷跟着,又一路跟着小慕容等回来邓家店,听全了来龙去脉。
      慕容修始终暗地察看,乃至于文渊和小慕容、华瑄一床缠绵,更是看得眉飞色舞,心道:「这小子本钱倒不差,小妹不必我担心了。」自 窗外溜回屋中,却发觉蓝灵玉在房门外偷瞧,神情难耐,不禁心动,暗道:「这小姑娘武功不弱,生得也美,看她先前表现,还是个倔丫头, 想不到居然在这里偷看我家小妹。算你运气好,正好本大爷在此,就帮你解解春情罢。」
      他是武林魔头,自管不得诸多道德规範,将蓝灵玉掳到柴房,软硬兼施,把一身风月本事搬弄出来,蓝灵玉是个未经风流的少女,哪里禁 受得起他这番调情,越来越难以把持。
      蓝灵玉想着这「修」字,拚命思考,就是没个头绪,乳头上传来的刺激却毫不放鬆,弄得她心里羞耻无已,却又渐地恍恍惚惚,如有醉意 .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第四色播色中色_黄色电影观看_一级片黄色_黄色图片观看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